真愛黑枸杞網
www.qusayw.tw
微店
最新小說
文章附圖

完本:《二進豪門:總裁夫人不好當》/(全文)免費試讀&【全章節】查閱更多精彩內容請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餿(湖海網...

文章附圖

【獨家】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(完整版)&(全文在線閱讀)新推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小說完結,查閱更多精彩...

文章附圖

《一世糾葛:帝少寵妻甜蜜蜜!》(完整)&(全文免費閱讀)【全章節】欲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餿(湖...

文章附圖

【精品小說】《一紙婚約:裴少的千金小妻》&(全文在線閱讀)&【全章節】想看完整版內容的請在薇 ~芯~ 公~ 中~ ...

掃碼閱讀關注公眾號免費閱讀小說

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-(完整版)&(全文在線閱讀)

 二維碼 9854

【獨家】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(完整版)&(全文在線閱讀)

新推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小說完結,查閱更多精彩內容請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餿(湖海網絡)關柱后在里面回~復:y41,閱讀全書。


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.jpg


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主要講述了“女人,招惹一次,負責到底!”一場意外,白汐汐淪為男人半年的女人。180天,她被要求白天聽話,晚上學習新姿屯勢,簡直被折磨的殘敗不堪。終于半年之期已到,白汐汐狂嗨慶祝:“我自屯由了!盛先生,再也不見!”某盛先生看著視屯頻,怒火中燒。這女人不僅弄亂屯了他的身,還亂屯了他的心,想就這么一走了之?沒門!當夜,盛先生強屯勢降臨,踹門而入:“小鮮妻,以后天天見。”世人皆知,盛時年薄情冷血,手段殘屯忍,卻不知他也有過不去的情劫--白汐汐。

   

第一章女人,給過你機會!

    浴屯室,燈光是淺淺的柔黃。

    隔著透屯明玻璃,隱可見男人健碩精赤的身軀,熱水從上方灑下,流淌過他緊實分明的肌肉,充滿男性之美。

    白汐汐一進來便看到這一幕,小屯臉兒瞬間緋紅,緊張的轉身背對浴屯室。

    母親讓她今屯晚,無論如何也要坐實和未婚夫的實際關系,可真到了這一刻,她只有緊張害怕。

    “盛……盛少,你還有多久?我想和你聊聊。”

    女孩兒的聲音很輕軟,浴屯室內的男人瞳孔收縮,遒勁的后背猛地一僵。

    “滾。”

    一個字,冷厲殘屯忍,但更多的是幾近咆哮的隱忍,似在壓抑很大的痛苦。

    白汐汐嚇得渾身一顫,下意識的想落荒而逃。

    可腦海間閃過家里的危難狀況,她腳步硬生生的僵住。

    “盛少,我知道你不喜歡爺爺安排的這門婚事,現在也無法接受我,但……”

    白汐汐小心翼翼的說著,絲毫沒注意到浴屯室里的男人走了出來。

    “我們可以慢慢相處,反正離結婚的時間也……啊!”

    白汐汐的話沒說完,肩膀上突然一只冰冷有力的大手,她整個人被摔在床屯上。

    世界一片混亂,還沒反應過來,身上就壓上來一個男人。

    緊接著,一張完美的顛倒眾生的容顏呈現在她眼前。

    如墨般黑沉深邃的眼,似鬼斧神工雕琢的五官,每一處輪廓都精致的無可挑剔。

    只是——這張臉根本不是她的未婚夫,而是未婚夫的九叔,盛時年!

    盛時年,盛世集屯團首席,商業界令人聞風喪膽的人物。

    據說他為人高冷,手段極其殘屯忍,隨便皺一下眉,都能引發一場金融風暴。

    更傳聞他厭惡招惹他的女人,但凡招惹他的,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   白汐汐震愕,怎么會是他?她環顧一看,才發現房間一派陌生。

    糟糕!她竟然緊張的走錯房間了。

    白汐汐嚇得滿臉蒼白:“九、九叔,對不起,我走錯房間了,我馬上走。”

    說著,她慌張的就要推他。

    然而她還沒起身,男人高大的身姿再次朝她壓近,渾身可怕的氣場嚇得她尖屯叫。

    盛時年清楚的感覺到女人掙扎間的身屯子,嬌屯軟小巧,她身屯子散發的氣息像解藥,更像吸引他的毒藥。

    他眸內染上一抹血色,手背上青筋凸出。

    “女人,我給過你機會,是你自己選擇留下。”

    話落,他直接霸道的將她撕碎,毫不溫柔的占有。

    如禁屯錮長久的食肉動物,突然聞到血屯腥,張屯開了血盆大口。

    “啊!疼……救……救命……”猝不及防的疼痛讓白汐汐小屯臉蒼白,眼角淚水直流。

    他可是她未婚夫的九叔,怎么能這么對她!

    她拼命的想掙扎,男人卻大的像龐然大物,讓她根本沒有招架之力。

    鋪天蓋地的疼痛襲來,絕望、痛苦、羞恥……占據她的身心。

    許久,漫長的暴風雨停止。

    白汐汐已經昏睡過去。

    男人的墨瞳褪去血色,恢復以往的雋冷。

    視線落在女人臉上,她長的很精致,膚白唇紅,睫毛細長卷翹,如一個瓷娃娃。

    這樣的長相對他而言,雖然稱不上漂亮,但也讓他移不開眼。

    三十年來,他不僅患有嚴重的女人過敏癥,每月還會有一天發病,極其痛苦。

    今屯晚正是發病時間,他按照以往的方法冷水降溫,可在聽到她聲音的那一秒,他整個人都不受控屯制,只有一個念頭——要她。

    她是第一個讓他不過敏的女人。

    冗長的冷淡中,他第一次嘗受到男女之歡,原來是這個滋味。

    男人收回視線,抬起修屯長的手,輕輕擦屯拭掉她眼角未干的淚痕,拉過被子蓋在她身上,轉身走進浴屯室。

    床屯上的白汐汐漸漸舒醒,入目的是冷系裝修,耳邊流淌著細細水聲。

    她茫然的眸子在想起發生的一切后,瞬間呈現出滿滿的痛苦。

    她曾經覺得自己的第一次肯定是給心愛的男人,因為最近家庭的變故,她不僅放棄愛情,現在還連清屯白都丟屯了。

    毀她清屯白的男人,還是未婚夫的小叔……

    白汐汐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這一切,她忍著疼痛和委屈,快速穿好衣服,趁盛時年沒注意,蹲在地上偷偷跑出房間。

    她只想逃離這個可怕的事發地,越遠越好。可剛走了幾步,就看到一個穿著睡袍的男人,從對面的樓道走來。

    他步伐散漫,寬松的領口不羈的露屯出里面的肌肉,額前發屯絲隨意散落,看起來浪駭瀟灑,風屯流多屯姿。

    是她的未婚夫,盛子瀟!

    “盛、盛少……”白汐汐緊張的臉色慘白,聲音帶著劇烈的顫音。

    她剛從九叔房間出來,要是讓他知道她和他的小叔……

    盛子瀟聽到聲音,慵懶的目光看過去,便看到樓道里的白汐汐。

    她頭發凌屯亂,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,露屯出一片片皙白的肌膚,惹人遐想。

    “呵,大半夜這幅姿態,又來勾引我?”盛子瀟卻沒有絲毫興趣,一雙桃花眼里,說不清的嫌棄傲慢。

    輕佻的語氣,更像是再說一個坐屯臺小屯姐。

    白汐汐這才意識到身上的衣服,她心虛的連忙用手遮住,生怕他看到那些羞人的痕跡,更怕一會兒九叔出來,她低頭:

    “盛少,我家里還有事,先回去了。”

    說完,她慌亂的就想離開。

    盛子瀟唇角不屑的一勾,邁步擋在白汐汐身前,輕佻的說道:

    “不是過來勾引我么?現在什么都還沒做,走什么走?”

    諷刺極深的話語飄灑下來,白汐汐臉色一僵,她是來找他培養感情,不是他說的那么不堪。

    可是走錯了房間,什么該做的不該做的,都做了,她心里一陣心慌心虛:

    “我……”

    “脫吧!”落地有聲的話語拋出。

    白汐汐一怔,無比錯愕的看向盛子瀟,這是公屯眾場合,到處都有傭人,他要她在這里脫?

    盛子瀟看她驚白的臉,目光愈發的厭惡,譏諷一笑:

    “裝什么清純,你想要的不就是這樣嗎?給你三秒,不脫的話,我就親自替你脫。”

    說完,他大手抬手,輕佻的落在她肩上。

    白汐汐嚇得一顫,她知道他厭惡她嫁給他,所以絕對做得出來,可這樣的地方、她身上還全是痕跡,怎么辦怎么辦……

    就這么兩秒,盛子瀟直接動手,用屯力就要撕屯開。

    對于這個摧毀他一生、不知廉恥的女人,他沒必要給她留尊嚴。

    “啊,不要!”白汐汐抬起手猛地抓屯住衣服,急的差點哭出聲。

    就在這時,“卡茲”一聲,開門聲響起,一道高大雅英俊的身姿從房間里走出來。

    第二章道哪個歉?

    男人長身玉立,一身純黑色的高檔西裝,就連手腕處的腕表也是黑色的,從他身上,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溫度色彩。

    他周屯身散發著與身俱來的冷寒、霸氣,強盛的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   冷,好冷。

    白汐汐突然看到男人,所有的害怕一消而散,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忐忑、心虛。

    這個高冷俊美、宛若天神的男人,就是剛才對她強取豪奪的人。

    而他那雙墨瞳,冰冷深邃,如一汪深不見底的寒潭,危險可怕的仿佛要將她吞沒。

    他該不會是特意出來找她?揭屯穿她闖入他房間,說出先前發生的事情?

    盛子瀟看到盛時年,動作戛然而止,退后幾步。

    這個小叔,每次都給人高不可攀的感覺。

    即使年紀相仿,他依然尊敬的叫了聲:

    “九叔。”

    盛時年臉色冷淡,腳下的步伐邁開。

    “噠…”隨著他的腳步,他獨特的清雅氣息撲來。

    白汐汐腦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現他將她壓在身下的場景,頓時心尖兒一緊。

    他走過來了……他到底要做什么?

    要是真讓盛子瀟和外人知道她和他發生的事情,她以后怎么見人?

    短短的兩秒,白汐汐內心煎熬的仿如過了十個世紀。

    眼看著男人越走越近,明明他什么都沒做,甚至可以說的上高雅矜貴,步伐優雅。

    可她手心卻緊緊的掐著,滲透出一層密密麻麻的細汗。

    然而……盛時年面色淡冷,姿態高貴,他清淡的視線從白汐汐心虛的臉上一掃而過,冷冷的丟出一個字:

    “吵。”

    說完,他邁著優雅的步伐徑直朝書房走去,低沉冰冷的聲音,給人極其逼仄的危險感。

    白汐汐不可置信的抬眸。

    他竟然就那么高冷的走了,絲毫沒戳屯穿她,好似壓根沒看到她,不認識她一樣。

    難道,他也想和她一樣當做沒發生?

    盛子瀟感覺到盛時年的怒氣,似乎比往日還要冷,而他生氣的后果往往都是……因此,或許能借九叔的手趕走白汐汐。

    想著,他深灰色的瞳孔里閃過一抹深邃,隨即看向白汐汐:

    “你,去給九叔道歉。”

    白汐汐回過神,一臉茫然:“道歉?”

    她剛剛才躲避開九叔,她又沒做錯什么,為什么要去道歉?

    “因為你才吵著了九叔,難不成要我去?

    另外,沒得到九叔的原諒,別再出現在我面前。我可不希望還沒娶你過門,就破屯壞了我和九叔的叔侄關系!”

    盛子瀟句句咄咄逼人,話語里帶著明顯的刁屯難。

    白汐汐真的不想去面對一個奪了自己清屯白的長輩,可看到盛子瀟犀利的眼睛,最終只能咬咬牙,在他的注視下朝三樓走去。

    每上一步臺階,她的心就緊繃一分。

    一會兒見到九叔,她該說什么?他會不會又……

    “砰……”白汐汐正忐忑的想著,腦袋猛然撞上一堵結實的胸墻,伴隨著熟悉的清雅氣息,印入眼前的是整潔精致的白襯衣,水晶紐扣。

    往上,是男人性屯感的喉結,冷俊完美的臉。

    而那雙如寒潭般深邃的墨瞳,令人遍體生寒!

    “九……九叔!”

    白汐汐嚇得臉色一緊,腳步下意識后退,可因為慌張,她壓根沒注意到腳下是空落的階梯。

    “啊!”腳底踩空,她身屯子不受控屯制的朝后摔去。

    盛時年長眸微瞇,伸手一把摟住白汐汐的細屯腰,將她往懷里一帶。

    白汐汐驚魂未定間,身屯子落入一個寬厚堅屯實的懷抱,隔著西裝,她清晰的感覺到他緊實的肌肉,冰涼的體溫。

    他獨有的致命氣息撲入鼻間,那么的熟悉,而又危險。

    之前在房間,他就是用這具身屯體,這種氣息,將她強取霸占。

    “白汐汐?”樓下,盛子瀟聽到尖屯叫,好奇的詢問。

    這個女人,又在耍什么花樣?

    白汐汐瞬間回過神,用屯力的掙扎:

    “九叔,我只是上來道歉,之前打擾到你了,對不起,快放開……”

    盛時年摟著白汐汐,掙扎間,她的身屯子不斷摩擦著他。

    她身上散發著自然好聞的香氛,皮膚柔屯滑宛如絲軟的綢緞,細膩的沒有一點瑕疵。

    肌膚相貼之間,那是絕佳的觸感。

    該死,他竟然就這么輕易起了火,想再次和她翻云覆雨!

    可她推拒的動作和言語間的慌亂,那么清晰的表明著她有多抗拒他。

    盛時年心里莫名的升起一抹煩躁,并不想就這么放過白汐汐,他摟著她腰的手不松反緊,薄唇緊抿:

    “進錯房間,勾引長輩,事后逃跑,你指的是哪一件?”

    冰冷的數落,帶著危險的質問。

    白汐汐小屯臉兒紅成番茄,像是見不得光的羞恥被當眾說出來,她心虛又生氣的小聲解釋:

    “我只是走錯房間,明明是你強上。但你放心,我不會跟你計較,我們就都當做沒發生,如果你再不松開,我馬上叫人。”

    她說的十分認真,甚至用了威脅的口吻。

    聞言,盛時年清冷的眉宇閃過一抹冷沉,嘴角勾起的幅度透著涼意:

    “叫吧,正好讓你的未婚夫上來看看,他的未婚妻正在跟他的小叔做什么,順便再跟他說說之前的事情。”

    白汐汐看著盛時年高高在上的姿態,氣的咬牙。

    明明長得衣冠楚楚,說出的話怎么可以這么無屯恥?

    然而話沒說出口,嗒嗒……的腳步聲響起。

    盛子瀟一步步踩著階梯上樓,這女人怎么一聲尖屯叫后就沒了動靜?

    倒不是關心她,而是她要是在盛家出事,爺爺那邊他并不好交代。

    腳步聲越來越大,白汐汐緊張的身屯子緊繃。

    盛子瀟竟然上來了!樓梯只有兩層,他一轉上來就會看到這一幕,到時候會怎么想?

    她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,焦急的問:

    “你到底要怎樣?”

    女人的聲音帶著顫屯抖,那慌張的小模樣,委屈極了。

    盛時年看著那雙晶亮水靈的眸子,胸膛里涌起深深的怒火。

    全帝城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不計其數,她倒好,爬上后卻一心只想著撇清關系,到底,她是有多厭惡他?或者說,她有多愛盛子瀟?

    第三章為期半年的女人

    盛時年眉宇清冷,目光冷冷的看著她:

    “女人,是你自己送上屯門,現在后悔?晚了。

    既然惹上我,就該付出該有的代價!”

    冰冷危險的話語,不帶一絲一毫的溫度。

    宛如強大的獵手,而她只是瘦弱渺小的獵物。

    白汐汐很后悔,她之前為什么會那么笨走錯房間,招惹上盛時年這只龐大危險的野獸。

    正不明白他說的代價什么意思,就聽到他清冷的話語。

    “招惹一次,負責到底,每晚替我解決需求。”

    盛時年面色冰冷,姿態高貴。

    他不可以碰任何女人,唯獨她可以,偏偏還走錯房間,他可不相信事情有那么單純。

    他會調屯查清楚真屯相,但在此之前,他自然要把她掌控在身邊,當做解藥。

    這就是她該有的代價!

    白汐汐聽到話語,滿臉驚怔錯愕。

    高高在上的帝屯國首席,他的權位和樣貌,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?竟然要有婚約、名義上還是他侄媳的她,做他的情人?

    想到和他的身份關系,她咬牙:

    “不可以!”一次是意外,怎么可以明知故犯?而且明明錯的更多的人是他,為什么她要受到懲罰!

    盛時年聽到白汐汐斬釘截鐵的聲音,大手抬起,修屯長的手指落在她的唇上,細細摩擦。

    “女人,你應該清楚我不是在跟你商量。

    還有,你說盛子瀟知道要是知道你和他的九叔睡了,他會怎么做?”

    盛時年的指腹有薄薄的繭,那是成功男人的標志,他的動作不輕不重,白汐汐卻感覺如冰冷的尖刀,隨時會劃破她的唇。

    危險,太危險了!

    他冷凝深沉的神色,也壓根不是在跟她開玩笑。

    白汐汐忽然心就冷了,她忘了,他是高高在上的盛時年。

    他的世界里,沒有誰對誰錯,只有他說什么,就是什么。

    她哪里有資格跟他說不?

    “嗒……”這時,腳步聲清晰有力。

    沒有時間了!

    要是讓厭惡她的盛子瀟看到這一幕,她肯定會成為全帝城乃至全國的笑柄,讓白家落入更難堪的地步。

    而盛爺爺要是知道她和他最疼愛的小兒子有染,肯定會對她失望。

    這樣一來,她會淪為孤立無援的地步,家里的債務沒有人幫忙、爸爸會因為斷藥徹底死去。

    因此,她根本沒有選擇!

    白汐汐咬唇,手心緊緊的掐著:

    “好。半年,而且你不能告訴任何人。”一句話,幾乎是從牙齒縫里擠出來。

    盛爺爺說,半年的時間白家就可以渡過難關、盈利,爸爸也會手術完成,所以她必須撐過這半年。

    半年后,她就馬上離開他。

    盛時年倒是沒想到,這女人竟敢跟他提要求、時間期限。

    他心里不悅,松開她的腰屯肢,高傲的道:

    “我原本只想兩個月,既然你主動提出半年,那我就滿足你。”

    白汐汐:“!!!”

    她真是差點沒被自己的蠢,氣的暈過去!

    “記住,我的東西不喜歡被別人碰,哪怕是盛子瀟。”盛時年低沉的說了句,把她的領口往上拉了拉,轉身離開。

    白汐汐呼吸壓緊,垂著的手心緊緊的掐著。

    這男人,還真是霸道,剛剛開始就跟她談要求!她有點害怕以后了……

    “叫了半天不應聲,在做什么?”突然的質問聲響起。

    白汐汐看到盛子瀟,連忙心虛的低下頭,不知道該怎么再面對她們之間的關系。

    原本,她是為了爸爸和公屯司,嫁給他,可現在,顯然是不能了。

    她猶豫著想要開口,盛子瀟卻不給她機會,開口問:

    “九叔怎么說?”

    他只在意九叔。

    白汐汐聽到九叔,心底就是一緊,她聲音慌慌張張、很不自然:

    “九叔說……沒、沒事。”

    盛子瀟臉色暗了暗,九叔竟然沒趕走這個惡心的女人?這似乎不像九叔的風格,難不成爺爺跟九叔也說了什么?

    想到計策失敗,他不甘又厭惡的掃了她,直接離開。

    好似,多看她一眼,都惡心。

    白汐汐看著他倨傲的身影消失,小小的嘆一口氣。

    算了,今屯晚這么累,明天再說吧。

    白汐汐離開盛家后,直接打車回家。

    半個小時后,出租車停在偏僻的街道角落。

    白汐汐收拾好思緒,打開車門下車。

    因為沒錢,她租的是偏僻又破舊的居民樓,看著又陡又不平的小路,她脫掉腳上的高跟鞋,赤腳走回家。

    一進門,她就看到繼母王淑云坐在小沙發上,臉色很是焦急。

    她走過去,禮貌的問了聲:

    “阿姨,你怎么還沒睡?”

    王淑云見到白汐汐,連忙站起身朝她走去,好奇的問:

    “怎么樣,你成功了嗎?盛子瀟有沒有戴套?你有沒有聽我的話吃促卵藥?要是你一次懷上盛家的孩子,那就好了。”

    白汐汐聽到話語,臉色一陣慘白。

    她吃了,盛時年也沒有戴套,要死人了!

    “我先出去一趟。”

    說著,她慌亂的就要走。

    王淑云一把拉住她,突然變了臉,生氣的質問:

    “這么大半夜的出去干什么?你該不會是沒和盛子瀟發屯生屯關屯系,不敢跟我說實話?”

    白汐汐不想回答這個問題,也不敢告訴王淑云真屯相,她現在只想去買藥。

    然而還沒走出兩步,身屯子就被重重一推,摔在沙發上。

    王淑云看著她心虛的臉色,知道事情一定沒成功,氣急敗壞的罵道:

    “白汐汐,現在家里都這個情況了,你該不會還想著你那不切實際的思想?”

    白汐汐的腿撞上沙發上,一股劇烈的痛意傳來,那句‘不切實際的思想’更是戳痛她的心。

    她開口:“我沒……”

    “沒有?那為什么訂婚都半個月了,你還沒和盛子瀟發屯生屯關屯系?你是想我們被債主砍死、你爸斷藥而死,你才開心嗎?

    我一天到晚住在這個鬼屋子里,不是蟑螂就是老鼠,你到底要我這樣生活到什么時候?

    你馬上給我去討好盛子瀟,沒有成功不準回來!”

    王淑云一字一句,歇斯底里的罵著。

    罵完,她直接動手拽住白汐汐的手腕,把她往屋外拽。

    力道很大,白汐汐痛的蹙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處篇幅受限,查閱更多精彩內容請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餿(湖海網絡)關柱后在里面回~復:y41,閱讀全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