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愛黑枸杞網
www.qusayw.tw
微店
最新小說
文章附圖

完本:《二進豪門:總裁夫人不好當》/(全文)免費試讀&【全章節】查閱更多精彩內容請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餿(湖海網...

文章附圖

【獨家】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(完整版)&(全文在線閱讀)新推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小說完結,查閱更多精彩...

文章附圖

《一世糾葛:帝少寵妻甜蜜蜜!》(完整)&(全文免費閱讀)【全章節】欲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餿(湖...

文章附圖

【精品小說】《一紙婚約:裴少的千金小妻》&(全文在線閱讀)&【全章節】想看完整版內容的請在薇 ~芯~ 公~ 中~ ...

掃碼閱讀關注公眾號免費閱讀小說

《一紙婚約:裴少的千金小妻》+(全文在線閱讀)【】

 二維碼

【精品小說】《一紙婚約:裴少的千金小妻》&(全文在線閱讀)&【全章節】

想看完整版內容的請在薇 ~芯~ 公~ 中~ 號~找 (湖海網絡)關住后再回/復:y43,閱讀全文!

   

一紙婚約:裴少的千金小妻.jpg


《一紙婚約:裴少的千金小妻》 小說主要內容講述了:他是叱咤風云的冷豹特工隊長,她是驕橫紈绔的千金大小羌姐。一紙婚約,一世糾纏。婚前,她天天求結婚。婚后,她刻刻求離羌婚。裴少,千萬別太寵我,腰它消受不起!

   

1.給我綁回來

    裴家大院。

    正值盛夏的園子郁郁蔥蔥,陽光穿過高大的灌木叢灑在這座已有數十年的奢華院落,涼亭里滿鬢斑白的老人坐在輪椅上,一雙眼睛炯亮有神。

    “陸晴夏呢?”

    站在他對面的是裴冷,一身軍裝腰背筆直,絕美的俊臉冷硬得有棱有角,短而凌厲的黑發跟他整個人給人的感覺一樣,冷冽,血性。

    聽到這個名字時,他如刀的劍眉不著痕跡地動了動,面上是一成不變的冷硬。

    老人將拐杖重重杵在地上,“是不是我八十壽宴她也不打算回來了?去,給我綁回來!”

    裴冷一言不發。

    這小子壓根就不希望陸晴夏回來,否則會任由她在國外一呆就是三年嗎?

    老人憔悴無力地往輪椅上一靠,“爺爺老了,還不知道能活幾天,可千萬別讓爺爺帶著遺憾去見你爸爸,啊?”

    火強嘴角抽羌了抽,湊到裴冷耳邊小聲道:“爺,老頭羌子誆您呢,瞧他剛才那聲暴喝,比您發威時都一點不差,他如果會死,那全天下老鬼都得先死咯!”

    這老羌爺羌子,他還能不清楚?

    裴冷面無表情,剛冷的嗓音鐵一般的堅羌硬,“執行命令!”

    老人賊笑兮兮,這乖孫羌子啊,面冷心軟,這招對他最管用,他清了清嗓子道:“趕緊去綁,別讓人說堂堂冷豹首領連自己的童養媳都帶不回來!”

    童養媳?

    裴冷眉毛狠狠一皺,冷若冰霜的臉上透了些煩躁,這是他這輩子最討厭的名詞,沒有之一!

    他甩手就出了裴家大院。

    火強趕緊追上去,“爺,真的綁?萬一,她回來后又對你死纏爛打可咋辦?”

    要知道那些年,女瘋狂追男的經典戲碼,在京羌城那可是轟動一時啊,爺最討厭的就是那個女人了,真為爺以后的生活擔心。

    陸晴夏?

    一貫面不改色的裴冷,再次狠狠皺了下眉毛,三年了,她若還是那德行,那就……

    “扔出去喂狗!”

    不到半天的功夫,裴老羌爺羌子要接陸晴夏回國的消息傳遍了整個裴家,人人都等著看這三年羌前就不被待見的童養媳,三年后又會鬧出怎樣的笑話,現在的裴冷啊,可不再是當年的裴冷了,她陸晴夏更加高攀不起!

    不過要說起來,當年的陸晴夏還是陸家大小羌姐,只是……

    京羌城陸家。

    陸晴春從下人口羌中聽到消息,急匆匆地闖入了劉羌萍的房間,“媽,裴老羌爺羌子居然要把那個賤*人接回來!”

    “我聽說了!”劉羌萍對著鏡子在涂口紅,半老徐娘仍舊風韻猶存。

    “那您怎么還能這么平靜,在F國我們沒徹底除掉她,這次她要是真被接回來,我們再下手就更難了,萬一裴老羌爺羌子真的要裴少跟她完婚,那我怎么辦?媽!”

    “行了,你怎么就這么沉不住氣呢?她人不是還沒回來嗎?我們找不到她,但裴冷能找到她,我們何不來個順藤摸瓜,她回不回得來,可還是個問題呢!”

    劉羌萍眸中閃出惡羌毒的光,她既然有能力把她趕出國,就一定不會輕易讓她回來,就算她真的回來了,那也是自尋死路!

    陸晴夏啊陸晴夏,在Z國盼著你死的人,可不止我們母女倆,你可別怪我們,要怪就怪你命不好,不該是裴冷的童養媳!

    F國。

    陸晴夏已經停留三年的國度。

    別致的異域小院里亮著昏黃的燈火,陸晴夏仔細瀏覽著今天的郵箱,不肯錯過任何一封有用的信件,可仍舊沒有哥羌哥的任何消息,跟哥羌哥分開兩年了,他還活著嗎?

    突然而來的敲門聲將她打斷,她起身走到門邊,“誰?”

    門外沒有人回答,她立刻警覺起來,順手操*起了門后的一根鋼管,在國外的這三年,她早已習慣了防備。

    “是陸晴夏在里面嗎?”

    標準的普通話傳進來,陸晴夏頓時勾起了一抹冷笑,該來的還是會來,真沒想到她這樣隱姓埋名,還是會被人找到,她們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她從這個世界消失嗎?

    而她,偏不如人所愿!

    砰地一聲巨響,木質大門被撞開,幾個男人魚貫而入,屋內卻空蕩蕩的無一人痕跡!

    領頭的男人率先發現窗邊系著的一根長繩,他立刻走向前去,親眼看著陸晴夏靈巧的身形隱入了黑羌暗里,于此同時,還有她比出的中指!

    那是對他們赤*裸裸的挑釁!

    火強激動地沖入了裴冷的辦公室。

    “爺,你的童養媳跑了!”

    “據那邊的人匯報,她在聽見國內口音后,居然不等開門就選擇了逃跑?短短五分鐘不到,系好繩子逃到樓下,連我派出去的精銳都沒逮到她,乖乖!”

    火強以為,對于三年未見的未婚妻,爺好歹也得有所表示,稍微的驚詫和好奇總該有吧?這可是人本能的反應!

    可,至始至終,他們家爺連眉毛都沒動一下。

    “一個千金大小羌姐在國外留學,居然會有這樣的反應不是很奇怪嗎?雖說,這陸大小羌姐一直是朵奇葩!”火強還沉浸在驚訝當中。

    裴少終于抬了抬頭,深邃的眼眸看不出半分情緒,他嘴角一勾動人心魄,“綁回來,不就知道了!”

    十分鐘后。

    “陸小羌姐,裴少讓你跟我們回去!”

    陸晴夏瞇眼瞧了瞧將她圍堵在小巷子里的五個大男人,這里離她家不到一條街,還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,連她逃跑的路線都被堵了,看來要抓她的人,不止一批啊!

    只是,讓她沒想到的是……裴少?

    有多久不曾聽過這個稱呼了?她都快忘了,世界上還有這么一個人的存在!

    她掂了掂手里防身用的鋼管,千金名媛的身份卻一副街頭小太妹的模樣,“理由?”

    “馬上就是裴大老羌爺的八十大壽了,裴少想邀請您一同參加,所以特地讓我們來接你!”

    “接?邀請?”陸晴夏冷冷一笑,透亮的眼眸晶瑩剔透,卻含*著淡淡的諷刺,“在裴冷的字典里,有這么紳士的詞語嗎?何況還有‘特地’!”

    “這個……三年了,人總是有變化的嘛!”領頭的人遲疑了下,趁機給身邊的人使了個動手的眼色,其余幾個男人立馬不動聲色地將陸晴夏團團圍住。

    “也對啊!”陸晴夏突然咧嘴一笑,眼眸一彎成了桃心狀,“裴少這么紳士,一定是因為想我了,我跟他都三年沒見了呢,趕緊走吧!”說完,她就迫不及待地朝巷子口走去。

    見她這么快就上當,果然跟那人說的一模一樣,她只要一聽見裴冷的名字就會忘乎所以,連自己姓什么都忘了,哪里還會懷疑他們到底是不是裴冷的人!

    五個男人放松了警惕,跟著她往巷子口走,看她樂不思蜀的樣子,都在暗暗冷笑,且讓你高興高興,待會就等著受死吧!

   

2.非要你不可

    邊走邊跳的女人突然轉入一條巷子,他們沒多想就跟著追了上去,還未看清楚前方,一股又辣又刺鼻的液羌體猛地朝他們的眼睛射過來。

    五個男人躲閃不及紛紛中招,捂著眼睛滿地亂轉,陸晴夏提著鋼管就迎了上去,黑羌暗里打睜不開眼的壯漢,還不得一鋼管一個?

    “拿裴冷出來當借口,你們配嗎?他要逮什么人,什么時候跟下屬解釋得這么詳細了?還‘接’,還‘邀請’,還‘特地’,你們傻呀!”

    幾個悶棍下去,她又掏出自羌制的防狼噴霧,對著滿地打滾的男人們猛噴了幾下,直到巷子里哀叫不斷,她才轉身滿意地鉆入了另一條巷子。

    黑羌暗里她纖細的身羌體猶如精靈一般靈活,在異域復雜的小巷子中穿梭自如,這三年每到一處最先了解的就是逃跑的路線,最先學會的就是如何自救!

    區區幾個小歹羌徒,跟她斗?都還嫩了點!

    這句牛在心底一吹過,眼前突然一黑,她重重挨了一記手刀,倒了過去!意識喪失的最后幾秒,心里頓如一萬頭草泥羌馬奔過,到底有幾路人馬在抓她?

    陸晴夏驚醒時,眼前竟然一片漆黑,這分明是被人雙手后綁,眼睛蒙了黑布的節奏,“喂,哪個龜孫綁了我又不說話,長得丑不敢見人么?”

    甜美清透的嗓音清晰無誤的從飛機專用視羌頻電羌話傳過來,火強坐在視羌頻前渾身發羌抖,這年頭除了裴老,誰吃了豹子膽也不敢罵裴冷龜孫啊!

    她被蒙著眼睛,看似乖羌巧的坐著,伶俐不饒人的嘴巴還是那么驕橫,裴冷冷冽的臉神色復雜,深邃的眼眸沉了幾分,他啪地一下按掉了視羌頻。

    火強一臉黑羌線,不跟她解釋解釋么?這飛機飛回國少說也得好幾個小時,讓她這樣耗著,未免太殘羌忍了點?

    飛機降落后,陸晴夏被扔在了郊區的一片空地,周圍是完全陌生的氣息,她斂聲屏氣全身緊繃,如果沒有猜錯,她可能已經出境,至于這里是不是Z國,有待羌考察!

    突然,一道沒有溫度的冷漠嗓音毫無預警地在頭ding響起,低沉得猶如泰山壓ding,“怎么不罵了?”

    涼薄的語氣里淡淡的嘲諷是那么的熟悉,陸晴夏身羌體狠狠一震,是他!

    敢在國外將人迷暈綁上飛機出境,整個Z國就只有為數不多的幾人,剛巧他就在其中,皇家最高護衛冷豹的首領可謂只手遮天,別說綁區區一個她,就算綁個大人物,也不在話下。

    這種無情冷血的手段,全世界也只有他做得這么慘羌無羌人道!

    片刻后,她勾唇笑了,“好久不見,我的童養夫!”

    裴冷冷硬的俊臉,以光速黑沉下來,他近乎粗*魯的一把扯掉她臉上的黑布,在今天終于知道比童養媳更討厭的字眼了,絕對沒有之一!

    她眨了眨眼睛抬頭看他,他成熟了不少,渾身上下都充斥著冷硬血性的男人氣息,短發凌厲,紅羌唇涼薄,劍眉如刀,深眸如墨,每一樣都幾近完美,這樣分明的五官湊到一起,更徒添了一種異樣的男人魅力。

    上天賜了他最睿智的頭腦和敏捷的身羌體,還給了他一張顛倒眾生的臉,陸晴夏從小就在想,他的出生是不是專門用來打擊男人、毀滅女人的?就像當初的她,被摧毀得連渣都沒有剩下!

    “恭喜啊!你還是長著一張即便動粗,也不會讓人覺得你很渣的帥臉!”

    “這不就是你迷戀的么?”裴冷厭惡地瞥了她半眼就移開了目光,涼薄的語氣里含*著淡淡的輕蔑。

    “裴少這么興師動眾的把我綁回來,不會就是想聽我在飛機上那段精彩的演講吧?”

    居然任由她在飛機上大罵幾個小時,喉羌嚨都快冒煙了,也沒有人提醒她一句,這筆賬,她記下了!

    她那伶牙俐齒的辱羌罵,還自認為是精彩的演講?果然還是那么無知!

    裴冷目光一沉,“爺爺八十大壽,完羌事后送你回去,你就說你在國外留學三年!”

    裴少就是裴少,說話做事從來不帶半點啰嗦,直接得像一把尖銳的刀子,虧得有人想要借用他對她下手,學得會這么沒人性嗎?

    她瞇著眼睛一笑,“我還以為裴少被宋大美羌人拋棄了,突然想起我這個未婚妻了呢!”

    “這次回來,你最好收起你那些惡羌毒的心計,否則你會死得很難看!”

    一提到宋影,裴冷殘羌暴嗜血的臉上都增添了抹溫情,哪怕說著如此變*態的話,呵,愛情可真偉大!

    “裴少,你的如意算盤打得可真好!”

    “三年羌前我為什么離開,為什么三年都沒回國一次,你應該很清楚吧?你讓我跟爺爺說我是在留學,讓眾人以為我在國外逍遙自在,連跟對我最好的爺爺報平安都忘記了,是不是?”

    “也對啊,我從小到大給你們的印象不就是這么忘恩負義,這么自私自利么?這ding帽子扣在我身上合情合理,只要我不說,沒有人可以拆穿!”

    她單薄纖瘦地站在郊區寬大的草地上,渺小得跟只亂跳的螞蚱似的,嘴角那無所謂的笑很刺眼。

    刺眼得讓裴冷的眉心都皺了皺,出口卻仍舊毫不留情面,“既然把你弄回來,我不放手,你就走不了!”

    他沒有威脅,只是很淡定的敘述了一件事實,陸晴夏大笑,“裴少好威風呀,你到底派了幾隊人馬抓我,又打算派多少人盯著我,嗯?”

    “抓你,還需要我幾隊人馬?”裴冷冷嗤一聲,想起她豎中指的手勢,他沉靜的眸底猛地蕩了蕩,敢對他的人豎中指,欠收拾!

    那,被她打得滿地打滾的人,到底是誰的人?

    她還沒回來,就已經有人迫不及待的出手了,既然這么不想要她回來,她就偏要回來礙礙那些人的眼睛,正好有些債,也該清一清了!

    否則,別人還真當她陸晴夏……死了呢!

    “裴少,我在國外待遇很高的,你這樣貿貿然把我抓回來,我損失可大了!”陸晴夏漫不經心地整理著身上不起眼的家居服,大咧咧地討道:“你打算怎么補償我啊?”

    “你想要什么?”末了,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又補了一句,“除了我!”

    陸晴夏的臉瞬間變得無比燦爛,“如果,我非要你不可呢?”

   

3.你就混成這樣

    裴冷倏然變了臉色,扯住她的胳膊一把將她拉上了悍馬車,狹小的車廂里,擠著他們兩個人,他冷厲的眸子有些駭人,“你敢再說一遍?”

    陸晴夏噗地一下笑開了,“裴少這么自戀嗎?你要搞清楚,是你把我綁回來的,那就是你,非要我不可!”

    他要她?裴冷深眸一縮,沉靜的眸光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,卻又被立刻壓羌制了下去,他冷眼湊近瞧了瞧她,冷嗤出聲,夾羌著無限的嘲諷,“我怎么要你?”

    對他的調羌戲,陸晴夏毫不在意,還翹著個二郎腿,色羌瞇羌瞇地上下打量著他,“裴少靠這么近,就不怕我抵擋不住美色的誘,惑,對你做點什么?”

    她這幅小太妹模樣讓裴冷俊臉鐵青,深邃的墨眸冷冷睨了她一眼,“只要你敢!”

    “是么?”陸晴夏挑了挑眉毛,朝他的臉伸出手去,手伸到一半又縮了回來,她笑瞇瞇道:“忘了通知裴少了,出國三年我的品位提高了,不是什么樣的美色都入得了我的法眼!”

    裴冷臉色一沉,溢出喉羌嚨的嗓音,不含半點溫度,“你最好少耍花樣,欲擒故縱的把戲在我這里不管用!”

    “不用裴少提醒,我早就深有體會了!”

    癡迷他十年,被他傷了十年,她還能繼續犯傻嗎?早在出國第二年,她最后一次求他幫忙被拒絕時,她就完全清羌醒了,現在回想想當年的自己,只覺幼稚可笑。

    車從郊區往城區開,路過一片墓地時,陸晴夏突然喝道:“停車!”

    火強稍微降低了些車速,從后視鏡中瞄裴爺的反應,裴冷不耐煩的掃了陸晴夏一眼,“你又要做什么?”

    “爺爺壽宴我絕對會去,而且會提前過去陪他老人家,現在我有事要辦,放我下車!”三年沒回來了,她仍舊記得,從這邊穿過去,應該就是媽媽羌的墓地。

    透過她眸底,裴冷忽然意識到什么,二話沒說揮手示意火強停車,“今羌晚,裴家大院,給我穿得像樣點!”

    陸晴夏跳下車,聽到這句話扶著車門朝他伸出了手。

    “什么?”裴冷一時沒反應過來,皺了皺眉毛。

    “給錢!”

    既然想圓謊,說她在國外留學三年過得很好,沒有錢怎么穿得像樣點?

    裴冷臉色譏誚,上下打量著她,“三年,你就混成這樣?”

    “我混成什么樣,裴少也會關心嗎?”陸晴夏冷冷發笑,現在已經是她過得很好的時候了,想當年她混成什么樣,他留意過嗎?

    她伸手要錢的樣子,無賴得跟個潑羌婦似的,裴冷厭惡地掏出錢包,直接甩到了地上,“堂堂陸家大小羌姐像個乞丐一樣伸手向我要錢,我能不給嗎?”

    陸晴夏彎腰撿錢的身羌體一頓,抬起頭來時,臉上又是一張燦爛的笑臉,“裴少,這次是你請我回來的,你可欠著我一個人情呢,必要的時候,我會討回來的,再見!”

    她揮了揮手,毫不留戀地轉身走了,盯著她纖瘦的背影,裴冷良久都沒有言語,直到陸晴夏徹底消失在盡頭,他才若有所思地收回了目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里篇幅有限,喜歡看這本書的讀者薇一信一公一眾一號一搜一索—關一柱(湖海網絡)在里面回復:y43,   閱讀全書